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鎮獄明王聞言腳步一滯。

    隨后又聞陸天嵐諷刺道:“既然你能鎮壓七妹數十年,又何妨多我一個,來啊,將過往兄弟都關入沉淪心獄內,正可彰顯你洗去血腥、回頭是岸的向佛之心!”

    聽聞陸天嵐嘲諷,鎮獄明王默然不語,腳步微滯后,再度向前。

    見他不理會自己,陸天嵐氣極反笑道:“哈哈,殺我赦我,擒我放我,這曲折反復的心性,倒有些當年老三的影子,但老子豈是你揮之即來,呼之即去的?”

    說罷,陸天嵐振落衣襟上塵土,毫不遮掩的大步向船隊方向而去。他惱恨鎮獄明王至極,故鎮獄明王放他,他卻偏生不走。

    鎮獄明王見狀神色一動,一閃身從背后搭住陸天嵐肩膀,朝著他不停搖頭,阻止陸天嵐向前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陸天嵐見他有口不言的模樣,只是愈加氣悶,肩頭猛一抖勁將鎮獄明王震開,道:“你若是那能言善辯的老三,便開口將道理與我說個分明,可你若是佛心禪院的鎮獄明王,呵呵,老子我何需領你的情!”

    陸天嵐大步向前,鎮獄明王急又追去,一者執意要放,一者堅持不走,二人糾纏之際,此時聽聞一聲佛號傳來,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便見一名身著月白僧袍的僧人迎面走來,貌若好女,顧盼神飛,即便暗夜之下依然如美玉生輝,來者正是釋初心,便聞釋初心邊走邊道:“有時話不出口,只因不堪言說,鎮獄明王既已以行證言,陸盜首又何必咄咄逼人?”

    陸天嵐對佛門之人素無好臉色,冷道:“老子的事,有你置喙的余地嗎?”

    “也是!”釋初心也不惱,隨口附和道:“陸盜首既然不想走,想必是要聆聽圣佛教誨,懺悔前非,難得有此心,明王又何不隨緣?”

    明王嘆了一聲,雙手合十,他和陸天嵐皆神魂皆需時日療復,狀態不必先前,竟未察覺釋初心跟在他們后面,本想著趁人不注意私放陸天嵐,現在看來已無可能。

    而聽聞釋初心言語,陸天嵐則怒道:“狗屁懺悔,老子倒是要去試試看,不過聽老和尚講講經,你們還能再將一個七兇洗腦成佛門明王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樣,陸盜首愿意聆聽佛法總是好的。”釋初心面帶春風般的微笑道:“小僧還以為陸盜首是自知從外侵入沉淪心獄難之又難,所以另辟蹊徑,打算置身牢獄之災,再從內突破呢,聽陸盜首這么一說,看來倒是小僧多慮了”

    陸天嵐哪會聽不出釋初心的言外之意,他會放棄逃走的機會,一方面是不愿領鎮獄明王的情,另一方面也確實如釋初心所說,這些年來他屢闖沉淪心獄,卻從未突破過圣佛尊的把守,而近日卻才知曉,沉淪心獄中的鎮獄明王竟是他過往兄弟“巴山蛇君”燭中庭,一個圣佛尊鎮守在外已是難以撼動,如今又多了個和他伯仲之間的大妖鎮守在內,強行突破已是希望渺茫,逼得陸天嵐只得另行他法。

    但此時陸天嵐只冷笑一聲,反問道:“怎么,老子敢投獄,你們佛門還不敢收?”

    釋初心挑挑修長眉毛,回應道:“如何不敢,只是提醒陸盜首,沉淪心獄,困得從來都是心不是身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是閉口不言,就是滿嘴玄虛,諾大佛門,當真沒個正經說話的,鎮獄明王,快些帶路吧,我還等著早日入獄與七妹敘舊呢!”

    陸天嵐大笑一聲,率先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鎮獄明王隨后追上,與釋初心擦肩之際,腳步卻稍停,看向釋初心。

    釋初心朝他見禮,道:“算了吧,明王,你攔不住他的,只盼他入獄之后,能可理解你的一番苦心。”

    鎮獄明王面上憂色卻更甚,無奈搖頭后,緊隨陸天嵐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還沒品出門道來,這就散場了?”一旁樹上,看戲的應飛揚心生意猶未盡之感。

    此時卻聽聞釋初心清朗一聲,“應兄和許兄,你們要與小僧一起回去嗎?”

    釋初心可不像雙妖那般處于心神受損,感知下降的狀態,修習了佛門六識神通的他,顯然是一開始就發現了應飛揚和許聽弦。

    悶聲看戲卻被叫破行蹤,二人對視一眼,隨即訕訕得從樹上躍下。

    而釋初心輕笑著向他們問道:“方才的事你們都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?這氣氛,這說辭,怎么感覺是要殺人滅口?”許聽弦小聲嘀咕。

    應飛揚忍不住抬頭,便見月黑風高,正是殺人……個鬼咧!

    “險些被他帶溝里了……”應飛揚心中暗罵了聲許聽弦,隨后坦言道:“天書戰后,我和許公子對鎮獄明王確實有些好奇,在船上看到鎮獄明王攜著陸天嵐飛出,便跟隨一探究竟,倒也非是存心想窺探佛門隱私。”

    釋初心搖頭道:“無妨,也算不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