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佛光泯滅,末世降臨,下界生靈率先遭難。

    破碎的浮空囚島瓦解崩落,化作一場隕石火雨,帶著摩擦而生的高熱火焰從天界直墜而下,以滅絕之威降臨一片汪洋大海上。

    災難肆虐只短短片刻,但對海中生靈來說足有一個紀元那般漫長,海面被染成血紅,大小不一的魚類、海獸、乃至龍族在天災之前都是一般脆弱渺小,如今,殘缺的、砸扁的,洞穿的尸身層層浮起,將海面都密密遮住,而殘存的海中精怪則瑟瑟發抖,乞求著神佛的救贖。

    汪洋之上的海島也盡遭荼毒,留下隕石的坑坑洞洞,此時,一個被幾乎被夷為平地的海島之上,兩道身影從海岸登島而上。

    應飛揚攙扶著許聽弦,邊行邊道:“還好有我的御水神通在,否則儒門公子也成海上浮尸了,要記得謝我。”

    “謝你,那不知該怨誰?若不是先前交手虛耗,我又豈會躲不開區區落石,真是被你拖累了!”許聽弦此時面色蒼白,腳步虛浮,乃是因墜空之時,被飛濺的隕石擊中胸口,墜入海中,此時可謂甚是狼狽,可口中仍不忘埋怨。

    應飛揚攙他坐下,道:“聽你話意,結合先前言語,你是跟他交手了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另一個你,只會偷襲的家伙!”許聽弦狠狠道,好似忘了他自己才是偷襲不成的那個,“為了方便和你區分,我們就稱他為‘陰險狠辣’的應飛揚吧,那個‘陰險狠辣’的應飛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稱他為夜叉王就行!”應飛揚聽著刺耳,手上勁力不覺重了三分,牽動了許聽弦的傷口。

    許聽弦吃痛,連連討饒,“疼疼疼!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!既然兩個應飛揚都是一般陰險狠辣,靠這點無法區分,所以叫他夜叉王吧。”

    隨后面上玩鬧之色一收,認真的看著應飛揚道:“夜叉乃佛法難消的嗔怨之鬼,那個夜叉王由何而生,你應該能推算出一二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面上不見波瀾,平靜道:“知道了,我惹的麻煩,我自己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便好,素宗主知你心魔未消,恐成變數,卻仍讓你出戰,便是因為相信你帶來的助益能大于產生的變數,如今變數真的產生了,便看你的能否將變數彌平了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挑挑眉,好似炫耀般道:“放心,對自己殺自己這種事,我得心應手。”

    許聽弦無語,認輸般道:“好吧,你厲害,那再說下一件事,咱們被追殺,全因佛心舍利失竊,若咱們中真有盜取佛心舍利,那最可能的,是誰?”

    “就目前所掌握的情報來看,夜叉王值得懷疑,畢竟它和我們不同,作為一個由憤怒、兇戾、仇恨集結成的異類,干出勾結外魔,盜取舍利的事也不奇怪……”七人參與天書之爭,如今卻多出一個,應飛揚推測那夜叉王多半和他的心魔有關,出于對自己陰暗面的本能排斥,自是將他列為懷疑目標。

    但皺皺眉后又道:“可是,一說到盜取東西,我怎么情不自禁就懷疑是那只妖……”

    許聽弦輕笑道:“哈,彼此彼此,若不第一個聯想他,感覺對不起陸大盜首的威名呢。以陸大盜手段,加上他對佛門的厭惡,目前仍是以他最有嫌疑!”

    說至此時,應飛揚突然面色一肅,做了個戒備的手勢。

    “這么快就追來了?”許聽弦也隨即察覺空氣中有一股肅殺之意,只當是天眾跨界追來,輕聲道:“快躲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來不及了!”應飛揚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話音方落,便見海島四方海域,炸起無數水柱,水柱中頂端立著一個個蛇首人身的水怪,觀其形貌,正是佛經中的龍眾。

    一名身著華袍,看起來地位尊貴的龍族手持蛇矛指向應飛揚二人,高聲道:“佛敵在此,寧殺勿放!”

    “殺!”龍眾聞令齊聲高喝,四面八方圍殺而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天眾追殺,修羅追殺,龍眾也追殺,殺殺殺的,不知道和為貴嗎?”許聽弦感覺崩潰,勉力撐身而起,欲再拼死突圍,但看到周遭密密麻麻的龍眾大軍,卻覺心沉淵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