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“我是想傷在你手里,輸得體面些!”清岳掌門說出之后,顯得如釋重負,笑聲不止,卻越來越顯對自身的譏嘲,似乎自己都覺得自己荒誕得可笑。

    顧劍聲一時愣住,回味一陣,才明白他的話意,只分勝負的比斗和分生死的相殺不同,在與高手比斗時,負傷未必是恥辱,而是實力相差不多的證明,證明對方已是豁盡全力,無法留手,才會造成傷勢。若真是一點傷都沒受,才真意味著相差太多,對方不用出全力,便能將其制服。

    但明白不等于能接受,顧劍聲難以置信,竟是一時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清岳掌門看著他的樣子,繼續笑得前仰后合道,“明白了?沒錯,我給你下亢龍散,便是希望你能拿捏不住劍勁,讓我傷在你手上,這樣傳出去才好聽些,我能在劍冠劍下受傷,何等光榮啊!哈哈哈!”

    顧劍聲依舊無法接受,“就是為了這個?就是為了這個?你為何不直接與我說,我可以……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說你可以放水?算了吧,我了解你,雖不像宇文鋒那般明顯,但你對劍道的至誠之心不在宇文鋒之下,放水?對你來說是辱沒了劍訣,看吧,莫說做了,放水二字你說都說不出口!”

    顧劍聲質問道,“所以你就為了這個原因使用亢龍散,若我控制不住,一劍將你殺了又該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就殺了吧……”清岳好像笑累了,垂下頭疲憊道,“半生求劍,若是以有心算無心,在全心防備的情況下也不能躲開你失控的一劍,死,也就不算什么難以忍受的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后來軒兒的事,都是……意外?”顧劍聲握緊手中‘不堪提’,顫聲道,卻是從心里覺得荒誕,甚至想向清岳方才一樣大聲笑出來。

    這算什么?這算什么?陰謀之后不是更深沉的陰謀,不是更驚天的算計,只是一個卑微的不能再卑微,卑微的顯得荒誕可笑的愿望!

    造成至親殺至愛,師徒決裂,慕紫軒沉淪這一連串的悲劇的起因,僅僅是因為他敬重的師兄想擁有傷在自己手下的資格?

    顧劍聲想笑,卻又笑不出,腦海中回蕩的卻是前不久謝康樂的兩句話——

    與顧劍聲同門,何其幸哉?

    與顧劍聲同門,何其不幸?

    清岳掌門又繼續道:“那之后,那名皇世星天的女子因這場意外死去,我知曉,慕紫軒和凌霄劍宗之間已難以善了,所以力主殺他,以防他真成為紫薇帝子后對凌霄劍宗報復,其實更重要的目的,就是想讓他替我背下向你下藥的嫌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不是他,竟還如此逼殺他……”

    清岳掌門道:“不知是我知曉,咱們師尊也知曉。”

    顧劍聲驚異道:“師尊知曉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出了那場意外后,我第一時間便向他坦承,但他,卻替我隱瞞下來,依然傳位于我,繼續逼殺慕紫軒,而且七魂劍封封你真氣,斷絕你出手救助慕紫軒的可能,讓你十年之內不許回山,讓你無法再查證此事真相。師傅的用意,你明白?”

    顧劍聲又捏緊劍柄,“既然已和軒兒有死結,那便一不做二不休,說到底依然是為了‘紫薇帝子’四字,我明白,但不能認同!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和師尊是掌門,你是劍者.”

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