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陰九泉落入應飛揚他們手中,自知難有生機,應飛揚、天女凌心、張潤寧三人任何一個都不好對付,,三個齊上那他更是必死無疑。雖與他交戰的只張潤寧,但陰九泉清楚,應飛揚和天女凌心都在戒備,只要他有逃走的傾向,這二人就會毫不猶豫出手。

    話雖如此,也不代表陰九泉坐以待斃,雖是九死一生但他仍放手一搏,故意示弱被天師印擊退,順勢跌倒了鬼蜥蜴下面,之后離掌如刀,沖著鬼蜥蜴的谷道狠狠一捅,半個小臂都沒入其中……

    谷道,又稱肛穴,乃人體百穴之首,氣門樞要之地,此穴若被戳中,定是身如開裂,痛徹心扉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鬼蜥蜴雖非人身,但此穴卻是天下多數生靈皆有的穴道,所以,大抵也差不多……

    但聞一聲撕心裂肺、響徹云霄的嘶吼,鬼蜥蜴一尾巴把陰九泉抽飛,接著四足向前狂奔宣泄著這撕裂般的痛苦!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陰九泉先挨了記天師印,又被柱子般粗細的尾巴一掄,登時血氣翻涌,但心中卻是大喜。幽冥鬼城飼育鬼蜥蜴作腳力,自是清楚它們的習性,鬼蜥蜴雖看著兇悍,但一旦馴服后便十分溫順,受了痛的第一反應也不是反擊而是逃跑,而且速度會再有提升,只是鬼蜥蜴鱗甲堅硬,尋常掌勁難傷,就算拿鞭狠抽它脖子下的細鱗也無大用,最大的弱點就是這谷道了,陰九泉被逼急了,也不顧什么臟臭直接下了狠手!

    鬼蜥蜴吃痛,泛紅著眼撒足狂奔,原本三分的速度變作十二分,風馳電掣下,應飛揚和天女凌心立足不穩,險些從蜥蜴上被甩出。而張潤寧正在蜥蜴前行之路上,只感鬼蜥蜴這一奔,速度之快不下任何頂尖高手,小丘般的身子橫狀而來,張潤寧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撞飛,幸虧應飛揚及時將他拽到蜥蜴背上,才免卻被鬼蜥蜴龐大身子踩過的危險。

    但二人穩下身來,陰九泉已在千米之外,“糟,不能讓他逃了!”,應飛揚叫道,陰九泉若逃,己方行蹤便被暴露,定然會再陷入地獄道的糾纏。

    應飛揚心中暗惱自己大意,非要比試個什么,當時直接給他死算了。但陰九泉距離太遠,無論御劍術還是劍氣都無法攻擊得到。

    忙騎上蜥蜴頸上想駕馭它調頭回追,但蜥蜴此時發了狂,全然不聽驅使,此時,天女凌心輕嘆一聲,瞬間而動,但見天女凌心蘭指紛飛,將十丈輕塵挽上幾挽,竟是用白綾挽成了一張弓,而另一端則灌注真氣,化作筆直利箭搭在弓上。

    柔韌腰肢一擰,玉臂舒展,將弓弦滿張,隨后指頭一松,一聲弦響,白綾如白虹貫日,飛射而出!

    陰九泉和鬼蜥蜴方向相反,轉眼間相距千米,身上雖帶傷,動作絲毫不慢,心中卻暗自得意,“嘿,想拿大爺我試劍,這下被坑了吧,待大爺與地獄道人馬會合,再來尋你們晦氣!”

    此時突聞背后破風聲傳來,回頭便見一條白綾蔓延千米,向自己****而來,心中登時一驚,“媽的,雖知那天女手上綾帶是個寶,但未想到竟能延伸到這等地步!”

    未及反應,白綾已到背心,陰九泉當下強壓傷勢,身形硬生生拔高,險之又險的避開白綾射擊,正欲再逃,忽覺腳下一緊,低頭看去卻是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就不逃了,白惹一身惡臭……”這想法突然涌上心頭,下一瞬,他被纏繞在腳上的白綾狠狠拽落在地,被一路拖著而行……

    以超越飛鳥仙禽的速度,被拖行嶙峋的山路上,一片片石頭刮****九泉身上血肉,豎立的石筍摧折他的筋骨,堪比酷刑的折磨****九泉發出震耳欲聾慘叫,天女凌心雖欲殺他,但未料如此,心生不忍欲將十丈輕塵收攏回,但陰九泉叫聲越來越輕,碎肉、骨骼、軀體從他身上脫離,散落開來,收到一半,陰九泉最后殘存的一塊腿骨也擺脫白綾束縛。

    只余空蕩蕩的白綾回身,依舊凈白如雪,不染半點塵埃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鬼蜥蜴一路奔行,應飛揚怎么拽韁繩也拽不住,索性全由它了,好在鬼界地廣鬼稀,一片荒蕪,一路上也未見幾個鬼影,其實便是遇上了也看不清,這一路風馳電掣的比駕馭法寶在天上飛都快,周遭景致只來得及留下模糊不清的殘影就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終于鬼蜥蜴累癱倒在了一條河邊。離河明明不遠,卻連去河中飲水的力氣都沒了。

    “行啊,你這廝,這一口氣跑了得有七八百里路了吧。”應飛揚輕踢了癱倒在地的鬼蜥蜴一腳。

    “不止!”張潤寧掏出一張從陰魍魎那搜刮來的鬼界地圖比劃幾下,道:“看著怎么也得在幽冥鬼城千里開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路,可把我骨頭給跌散了,天女,下來休息片刻吧!”

    殺人不過頭點地,但陰九泉卻因為天女如凌遲一般痛苦死去,天女心地良善,心中頗為自責,一路上一言不發的躲在白骨行宮內中,一直心神恍惚不安,應飛揚這吆喝了幾聲,也不見她動靜,便也不再強求。對張潤寧頤指氣使道:“這畜生還有用,這都跑得脫汗了,去給他接點水來。”

    張潤寧雖是破落天師,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一派天師,何曾干過這些,當即一甩臉,道:“為什么是我去?”

    “嘿,說你你來勁了,要不是你手腳不利索讓陰九泉撿了空子,這畜生哪會出這岔子?”

    “你若當時一劍殺了陰九泉,豈不是更不會有這檔子事?”

    “還好意思說,我把證劍的機會讓給你報仇你都沒把握住,結果還害苦了這畜生,嘖,慘不忍睹啊,你該慶幸陰九泉那招沒打在你身上……”應飛揚只想想,就抽著涼氣道。

    張潤寧皺眉,道:“你能不能別一口一個這畜生的叫……”更讓人不快的是,應飛揚口中說畜生,卻是對著自己說話,令少天師頗感不快。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