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幽冥鬼城外,是一片常年受陰風侵蝕而成的風蝕土丘,土丘矮小卻陡峭,如一顆顆交錯的犬牙,陰風從山丘中穿過,刮擦這巖壁帶出陣陣鬼嘯般的凄厲風哨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悠悠醒轉之后,茫然的打量了下四周,才將散亂的記憶收整起來,只記得她為救助被散亂的陰陽氣流卷走的人,竭力以十丈輕塵將他們送出鬼界,但最后自己卻不得而出,反被狂飆的氣流甩出了鬼城,遺留在了此處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記得還有三人未被自己救出,隨她一同墜落下來,心中擔心,便欲起身去尋其他人,方一起身,便突覺得膝蓋一陣鉆心的疼,令她不由自主的再度坐倒于地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咬咬唇,確認四周沒人,便將紗裙輕輕卷起,露出半截白皙緊致的小腿,卻見膝蓋處烏青淤紫一大片,看著觸目驚心,竟是方才摔落時撞上突起的山崖,摔碎了膝蓋骨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翻翻身上,卻見自己所帶的藥物已在助道門之人驅毒療傷時全數用盡,不由輕嘆一聲,想要運轉佛門真氣療傷,但似乎受外界環境影響,本來三教中療愈效果最好的佛門真氣在鬼界卻難以發揮全力,膝蓋傷勢回復的極其緩慢,只得先靠點穴鎮痛,撕下一片裙裾裹住傷口。

    卻在此時,聽到沙沙腳步聲由遠及近,又有說話聲傳來。

    “咱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,本以為這一仗打得揚眉吐氣,能跟陛下去陽界威風一下呢,沒想到陛下興沖沖的要一統六道,卻被晏世元那狗東西做掉。”

    “還什么陛下,叫他陰獄首便好,這鬼城現如今換了天,你稱他為陛下,若被十小姐和桑獄首聽到了,肯定沒你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那十小姐是什么來歷,你們可曾聽過?”

    “嗨,你起那探究心思作甚,管她什么來歷,你只需知曉她現在是鬼城之主,咱們還是將逃走的人帶回,在新主子面前立個功、顯顯臉要緊……”

    雖不知十小姐是誰,但可推測來人定是幽冥鬼城之人,而她亦是鬼城擒捉的目標。天女凌心心頭一凜,此時又聞一聲驚呼:“咦,那邊似乎有人影,咱們快去看看!”

    天女凌心只道自己被發現,連忙一瘸一拐的起身,躲在一片石壁后隱匿行跡,暗運真氣,準備著趁敵人接近再反戈一擊,卻感覺自己真氣消耗太多,所余下的不足三成。

    正此時,腳步聲停下,人聲又至:“嗯?果然有個人,還活著,奶奶的,怎么沒摔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別說廢話了,把他背回去吧,好歹是個功勞!”

    “嗯?原來他們說得不是我?”天女凌心明了過來,挪動著身子從巖壁之后悄悄看去,卻見不遠處,一名少年平躺在地昏迷不醒,幾個奇形怪狀的地獄道鬼修正圍著他議論。

    “屁功勞,這次尋人主要是尋回張潤寧那大胡子天師,這小子顯然不是,還得跟大爺似得讓咱們背,真是麻煩……”

    “嗨,有什么麻煩,不是說其余人生死無論嗎,咱把他頭帶上,再去尋其他人,雖然不見得有功,但至少不是空手而回,責罰也責罰不到咱們。”一個手持喪門劍的鬼修道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,那就秦老鬼你來吧!”

    “好勒,那我便不客氣了!”那拿喪門劍的秦老鬼儼然這一伙人的小頭領,此時正欲動手,忽然眼前一白,一個白花花蟒蛇般的東西砸在了秦老鬼臉上,秦老鬼鼻梁登時碎裂,被打飛數丈,而白綾再一裹,將應飛揚纏了過來,帶到天女凌心身邊。。

    “誰?誰打我!”秦老鬼捂著鼻子甕聲甕氣道。

    “那邊,那邊還有人!”一鬼修指到,卻見攻擊秦老鬼的是一條白綾,白綾另一端天女凌心緩緩走出。

    “原來還有一個嫩雛兒,這是來救姘頭的么?”幾人看著纖細嬌弱的天女凌心,不懷好意笑道。

    天女全然無視他們風言風語,淡然道:“諸位,陰魍魎作惡多端,已遭因果報償,前車之鑒猶在眼前,你們又何苦多造殺業,不如在此放下屠刀。”

    “嘿,竟然還是個傻妞,這是要度化我們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要度化我們可不能光靠說,好歹學學觀音布施肉身!”一鬼修帶著****的目光看著天女凌心道。

    “秦老鬼,要不要叫人?”

    另一人忙打斷道:“你傻啊,多叫一個人來,一會你就少玩一次,記功勞時也多一個分,咱們一組十人,還拿不下個小女娃子?大伙上!”

    說著,幾人先舍棄應飛揚,一窩蜂沖向天女凌心。

    “無藥可救!”天女凌心搖搖頭,隨即手上白綾一抖,分化出數道分攻數人,道道白綾如蛇狂舞,眼花繚亂,沖得在前的幾人登時只感覺看上去輕飄飄的白綾,卻厚重如山垮岳崩,傾軋而來。幾人接招間難敵,竟是難敵柔中帶剛的勁力,止不住被擊退。

    “點子扎手,別愣住了,一起上啊!”幾個鬼修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嘿,連個小娘都收拾不了,真是沒用。”余人嘻嘻哈哈上前,但方一交手,就同感壓力,天女凌心身不動,白綾卻如活物一般,見風就漲,迅捷無匹,天女雖是陷入圍攻,但蔓延無際的白綾疊裹出一層又一層,看起來反倒像她一人圍攻地獄道多人,飛、纏、抽、裹數法并用白綾中竟是暗藏一路高明鞭法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這小女娃難道是看著年輕,其實是桑魅那樣的老妖怪,不然怎么會有如此根基?”秦老鬼思索一番,驚覺道:“這法器是十丈輕塵?我知道了,你一定就是現任天女!”

    其余人亦恍然大悟:“原來是天女,拿下她,讓佛門臉面丟盡,咱們功勞就大了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咱們幾個拿得下嗎?”

    “別慫了,這小娘兒身上有傷,腿腳不便,可耗不過咱們!大家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