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離腹部被生生撕開,縱然是鬼,也經受不住這般痛苦,此時虛弱卻伸著手,眼睛閃著亮光,想要抱住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鬼嬰扯落身上的胎膜,還連著臍帶,方一出世,就一邊哭,一邊挪動身子上前爬行,全然不理會后面呼喚著他的阿離。

    一雙眼睛睜開打量世間,嬰兒黑色瞳孔只縮成兩個小黑點,眼睛的大部分都是蒼白中透著暗黃的渾濁眼白,看向應飛揚等人,卻沒有半點尋常嬰兒的生氣與好奇,而是,**裸的食欲!

    便如嬰兒哭叫是渴求母親的乳汁一般,鬼嬰哭叫是渴求的是生人的鮮血!而它一番巡視后,找到了最令自己滿意的食物!

    嬰兒哭喊著來了一記虛抓,牢室內鬼氣憑空凝聚成巨大的黑色鬼手,竟將左飛櫻抓在手中,獄鬼是阿離而不是它,所以鬼嬰自然不會受到鏡子的束縛,力量得以完整伸展出。

    左飛櫻未見過這般詭譎的嬰孩,方才被哭聲所擾心神略怯,而分神的瞬間已然受制,不由驚呼一聲,冷汗直流,想要施法脫身卻也來不及!

    此時,卻聞一聲一聲鏘然劍鳴,應飛揚屈指彈劍,劍聲若龍吟鳳鳴,激昂清越,遮掩住啼哭之聲,同時揚身而起,劍出浩蕩雄渾,帶著妖鬼辟易的剛烈劍氣一劍斬斷鬼手,左飛櫻身子一輕,趁機脫身。

    鬼嬰卻不愿輕舍了她,手再一張,巨大鬼手又向她抓來,但可一不可再,此時左飛櫻心有戒備,如何能再讓它輕易得手,玉手一點,鬼手上縈繞死氣反被吸引到她指尖,隨后由死轉生,死氣燃起了一團明亮火焰,正是萬象天宮“鳳凰明火”。

    鳳凰身死,舉火涅盤,浴火重生,這‘鳳凰明火’可化死氣為己用,染出生命之火,可謂是鬼氣克星!

    鬼嬰燙到一般將鬼手甩散,應飛揚掩到左飛櫻身前,道:“無事吧,左姑娘?”

    左飛櫻驚魂未定:“好可怕的怪胎,生來就有鬼將一級之力,嗯,不對,它的力量還在提升!”

    左飛櫻本就慘白的面色變得更白,鬼將已是鬼族中的高位,已等同陽間的一方高手,可這嬰孩的力量仍不止于此,猶在源源不斷的提升,若是提升到鬼帥,只憑他們怕連逃生都難,若是到了至高的鬼王階級,便是她師尊‘一象萬生’衛無雙親來也未必能對付得了。

    隨即咬牙對應飛揚道:“不要大意,快出手,趁早解決它!”說罷玉手揚起,火焰凝成鳳凰之形,振翼向嬰孩飛去。

    “先挑百逾孤寡老妖師我誰,再戰甫出生的悲慘鬼嬰,這一天內,我怎么盡是干這些欺老凌幼的事……”應飛揚心中莫名冒出這個悲哀念頭,手下卻絲毫不含糊,劍光如點燃般的陡然一亮,凌霄劍宗的‘靈鳳十三式’和‘朱雀振翼劍’同時使出。

    同樣以鳳凰為形的劍招在應飛揚劍下完美融為一體,竟真如鳳凰清啼,佐以左飛櫻的‘鳳凰明火’,熾烈又帶生機火焰竟將周遭鬼氣一掃而空,劍光火光同時襲向鬼嬰。

    鬼嬰對這生命之氣本能排斥,四肢趴在黑洞邊緣,卻有一個鬼影在它身上凝聚,鬼影只有上半身,下半身如錐形一般連在嬰兒身上,一手向前,抓住鳳凰火,一手抵住應飛揚的劍鋒。

    應飛揚和左飛櫻亦非泛泛,隨即變招,二人一鬼在狹小牢室內展開激烈交鋒。

    應飛揚劍光揮灑,真武蕩魔劍、靈鳳十三式,大雷霆劍,朱雀振翼劍……所施展的劍法皆有辟易鬼邪之能,前頭直纓鬼影,而左飛櫻不愧‘一象萬生’之徒,術法更是變化莫測,玉指輕掐,呼風,喚雷,召火,自然之威,盡在指掌之中,二人聯手,一時大占上風。

    但二人越戰,卻越是焦躁,身在這兇煞鬼地,污濁氣氛讓修行道家真氣的二人皆受限制,但鬼嬰卻是如魚得水,雖然招式粗陋至極,但鬼氣卻似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,舉手投足都有兇戾之威。更可怕的是,鬼嬰壓迫力不斷提升,竟有突破之象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張潤寧大喝一聲,“快斷他臍帶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ps:沒寫好,情節就這么多,我再潤色下加些字數

    “先挑百逾孤寡老妖師我誰,再戰甫出生的悲慘鬼嬰,這一天內,我怎么盡是干這些欺老凌幼的事……”應飛揚心中莫名冒出這個悲哀念頭,手下卻絲毫不含糊,劍光如點燃般的陡然一亮,凌霄劍宗的‘靈鳳十三式’和‘朱雀振翼劍’同時使出。

    同樣以鳳凰為形的劍招在應飛揚劍下完美融為一體,竟真如鳳凰清啼,佐以左飛櫻的‘鳳凰明火’,熾烈又帶生機火焰竟將周遭鬼氣一掃而空,劍光火光同時襲向鬼嬰。

    鬼嬰對這生命之氣本能排斥,四肢趴在黑洞邊緣,卻有一個鬼影在它身上凝聚,鬼影只有上半身,下半身如錐形一般連在嬰兒身上,一手向前,抓住鳳凰火,一手抵住應飛揚的劍鋒。

    應飛揚和左飛櫻亦非泛泛,隨即變招,二人一鬼在狹小牢室內展開激烈交鋒。

    應飛揚劍光揮灑,真武蕩魔劍、靈鳳十三式,大雷霆劍,朱雀振翼劍……所施展的劍法皆有辟易鬼邪之能,前頭直纓鬼影,而左飛櫻不愧‘一象萬生’之徒,術法更是變化莫測,玉指輕掐,呼風,喚雷,召火,自然之威,盡在指掌之中,二人聯手,一時大占上風。

    但二人越戰,卻越是焦躁,身在這兇煞鬼地,污濁氣氛讓修行道家真氣的二人皆受限制,但鬼嬰卻是如魚得水,雖然招式粗陋至極,但鬼氣卻似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,舉手投足都有兇戾之威。更可怕的是,鬼嬰壓迫力不斷提升,竟有突破之象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張潤寧大喝一聲,“快斷他臍帶!(未完待續。)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