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ps:沒寫好,先別訂閱。  訂閱的可移除書架后再添加此書

    阿離與應飛揚、左飛櫻隔著黑洞對望,左飛櫻只覺得自己在凝視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,心頭竟有被瘋狂侵染之感,方才鏡中之景浮現在她腦海,竟是與她記憶重疊。

    她好像變成了那個被欺騙,玩弄,殺害,活埋的阿離,阿離的悲憤、無助、絕望、痛苦絕望化作一只怪獸吞噬她的心靈,喚醒她最恐懼的夢魘——

    黃泉鬼途上,無數鬼魂列成長隊木然而行,逶迤的隊伍曲折如蛇,連綿無盡,終點卻是陰魍魎的幽冥鬼城,而紀鳳鳴赫然在列,面無表情、毫無生氣的從左飛櫻身旁擦身而過,左飛櫻想攔住他,卻只抓了個空,想著追上他,但那身影雖然步伐緩慢,卻怎么也追不上……

    “師兄,別走,不要被陰魍魎控制……別離開我……”左飛櫻如夢囈一般道,身子卻止不住的向黑洞移去,似要追逐某人的腳步。

    “左姑娘,你怎么了!”應飛揚終究是男子,對阿離的代入感差了很多,雖也一時茫然,但很快清醒過來,急忙拽住左飛櫻。

    左飛櫻受到阻攔,猶在掙扎,應飛揚正考慮下重手將她打暈,此時突聞一聲:“敕!”

    左飛櫻一個激靈,如夢初醒,回頭看去,卻見聲者是少天師張潤寧,正統道家清音,雖不及佛門獅子吼那般振聾聵,但也有破除鬼祟之效,而左飛櫻入魔未深,這一聲,將她及時喚醒。

    張潤寧不知何時從折磨中回復清醒,但此時臉色難看至極,凝重的望著阿離,阿離如黑洞源頭,眾鬼魂悲呼著被吸入她的體內,而一股令人膽寒的黑暗之力卻在她較小的身形下積蓄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戾氣,她在吸收眾鬼之力!”張潤寧驚呼,應飛揚拽回左飛櫻,一劍斬斷張潤寧身上的禁錮,道:“張少天師,抓鬼你內行的,現在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張潤寧古怪的看了應飛揚一眼,似是對應飛揚熟稔的態度頗為不悅,但仍道:“她是受困的獄鬼,出不了鏡子中,咱們快離開!閉鎖神識,萬莫受戾氣影響!”

    “好,你還能動吧?我開路,你跟上!”應飛揚隨即挺劍在前,意欲離開,但卻聞血腥撲鼻,但見大片濃稠的黑紅血液不知從墻頂滲出,如融化的蠟油一般滴落,綿綿不絕,恐怖瘆人,竟將牢室四周澆筑了一層血墻,應飛揚木劍砍在血色墻體上,卻只砍出一串火星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她應該是困在鏡中才對,怎能對鏡外事物也施加影響?”張潤寧驚異道。

    但他的聲音隨即被阿離凄切的嘶叫聲遮掩。

    “走,你們還是要走?就這么,丟下我?”阿離仰頭呵呵笑著,笑聲尖銳刺耳,令三人只覺有無數劍在腦中攢刺!“你們走到哪,都逃脫不了我的詛咒!”

    隨著阿離狂笑,纏繞周遭鬼氣沸騰一般肆意舞動,將被鏡中剩余的鬼魂一并卷入她體內,而阿離如吃得撐了一般肚子鼓脹起來。聲音卻更加凄切。

    “我詛咒你們!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!我詛咒你們妻離子散!”

    “我詛咒們你!我詛咒你們生不如死!我詛咒你永世沉淪!”

    “我詛咒所有漠視旁觀的人!我詛咒那些咒罵傷害我的人!我詛咒舍下我的人!我詛咒全部對不起我的人!”

    阿離的眼睛在漆黑中出妖艷的紅光,黑狂舞,咬牙切齒道:“你們,全都不得好死!不!得!好!死!”

    話語里的怨毒恨意,即便有黑洞阻礙,依舊觸目驚心,讓眾人為之膽寒。但更令人心顫的是,那詛咒中除了阿離的尖銳女聲之外,還摻雜著一道稚嫩童聲,而聲音的來源,卻是阿離鼓脹的腹中!

    “母子鬼!是她的嬰孩!難怪力量能穿透鏡子影響外界!我竟忘了她死時是一尸兩命!”張潤寧聲音顫抖道。

    聲音方落,似是為了驗證張潤寧的話語,阿離慘嚎一聲,一只血淋淋的小手洞穿阿離肚子,硬生生撕開了個口子,阿離皮肉外翻,觸目驚心,三人皆不忍看,但誰也不敢轉過頭,

    因為此時,一個膚色灰白的嬰孩從阿離腹中爬出。出誕生的第一聲嘹亮啼哭。

    嬰兒的啼哭本是生命的象征,但此時,卻是一股令人窒息的死氣隨嘹亮哭聲擴散,四周血墻歡快的翻涌出血浪,似是迎接他的誕生,功力未恢復的張潤寧只聽聞此聲,就覺氣血翻涌,耳朵中滲出血來!

    而左飛櫻捏住傘柄的手因用力過度而白,抵御著這聲音,同時顫聲道:“喪魂鬼音,方出生就能出喪魂鬼音,七兇絕煞匯聚,天,這究竟生下來了什么怪胎!”

    阿離本就是受孕被人活埋,一身怨氣困于棺之中不得出,死后轉作厲鬼,而她流產的死嬰,因未見天光,便入陰棺埋于地底,怨氣比她還要重十倍,過往一直藏身阿離腹中,如今趁著阿離爆之下,吸引眾多惡鬼作為養料,終使這死嬰破腹而出!

    鬼界之中兇煞之氣遠高陽間,為了便于修來幽冥鬼城選址亦是在鬼界中兇煞之地,鬼城中鬼獄又是風水慘絕的鎖陰格局!鬼獄中煞氣最的是****殘虐生人的刑室、刑室中有一面攢聚兇氣的鬼鏡,鬼鏡中困鎖的是一個遭遇背叛、遺棄、欺凌、最后被活埋的厲鬼,而厲鬼的腹中還有一個未出世就夭折的死嬰。

    七重,兇中藏兇,煞里帶煞的格局總共疊加了七重,誕生的鬼嬰生來便是七兇絕煞之命,天愁地慘,鬼哭神嚎的七兇絕煞之命!有此命格的人,流傳兇名于世只一人,那便千古第一殺神,戰國四大名將之的‘武安君’白起,那個伏尸百萬,殺業沖天的血手人屠,而有此命格的鬼,千秋以來,卻是絕世罕有,從無聽聞過!

    “孩子?我的孩子!”阿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