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張慣晴引著應飛揚登樓而上,便見樓船的二樓賭桌只有一處,桌子以隔板從中分開,如楚河漢界一般,左右各書“佛”“道”二字,不斷有修者將籌碼放到上頭。

    旁邊還有賭場荷官,或拿著算盤計算賠率,或擺著桌子給人兌換籌碼,一副忙忙活活的模樣,顯然,二樓便是公賭的場所。

    但此時公賭與應飛揚并無關系,所以他腳步不停留,直登上了三樓,比之一樓的喧鬧,二樓的忙碌,三樓倒清靜許多,樓層被分割成二三十個小房間,每一房間門口都有標注莊家的賭注,和向閑家索要的賭注,而賭注更是無奇不有,比如眼前就寫著:

    “莊家:押注道

    賭注:九龍玉璧

    閑家:押注佛

    賭注:北漠狼騎十三妖頭顱

    拿頭押注,不予替換”

    應飛揚見狀,皺眉道:“如此落注,豈不是與買兇殺人一般?”

    張慣晴掛出生意人的笑容道:“私賭便是如此,說起來與做生意也沒什么不同,只要雙方都能接受對方價碼便可,至于賭注是什么便與我們無關,況且狼騎十三妖這等妖物,留著也是禍患,真有人拿他們頭顱參賭也算除了一害。當然,我們玲瓏珍閣終究是正道,講究和氣生財,太離譜的賭注也不會接受,便如前日有一邪人曾求童女元陰血這等傷人和的東西,便被我等嚴詞拒絕了!”

    應飛揚將信將疑,卻也因另有要事不再多嘴,走馬觀花的看著小房間,卻也沒見到有人拿舍利佛珠押注,眼看房間不多,心中籠罩的陰影也正在一點點擴大,希望將落空之際,忽見一聲喝罵道:“你這廝當真有眼無珠,我這赤云劍天外隕石為材料,以道家三味真火煉制七七四十九日。劍成之日,霞光沖云,直將天上云朵染成赤紅,所以得名為赤云劍。川中十大神兵中,此劍排名第九,可謂削鐵如泥,吹發立斷,是名副其實的神兵利器。你竟然說他不配落注!”

    應飛揚循聲而去,卻見拐角又有一房間,上頭赫然寫著:

    “莊家:押注佛

    賭注:舍利佛珠一顆

    閑家:押注道

    賭注:上等兵器不限

    可否落注,由我裁定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應飛揚心頭一喜,再度看到希望,探頭向房中望去,卻見房內隔了一個屏風,只能隱約看到個人影,顯然莊家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。這倒也是常情,應飛揚并未在意。卻在賭注上犯了難。

    方才叫嚷的那人見有人過來,吵聲更甚,對應飛揚道:“這位少年人,你莫理會這廝,說是要兵器,卻件件都不入他的眼,活該開盤到今日也沒人跟注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看吵嚷者,紫面虬髯的道士打扮,卻也是在咸宜公主婚宴上見過的,正是常道觀觀主飛云子。

    再看飛云子手中端持著一把赤紅身子的狹長細劍。劍上鋒芒畢露,溫潤燭光照射在劍身上,折射出的卻是透骨寒光,顯然是一把一等一的好劍。

    應飛揚看著心頭不由一沉。星紀劍雖也是利器,但只是凌霄劍宗制式兵器之一,遠遠稱不上絕佳,跟這赤云劍比亦是相去甚遠。赤云劍都不入莊家法眼,星紀劍看來更是無望。

    卻聽內中莊家對飛云子道:“我是莊家,規矩自然我定。你若覺得你手中的劍稀罕,便自己開莊做擂吧,何必在我這吃灰,還礙了我的事。”隨后,又對應飛揚道:“那小子,你賭不賭,若賭,便將你的佩劍解下給我觀視。”屏風后之人聲音蒼老嘶啞,如拉扯破洞風箱一般難聽。

    應飛揚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,“既然來了,總需一試吧,沒準就蒙混過去了”應飛揚頗不自信的暗道,同時將佩劍解下,星紀劍今日方與殺誡刀交鋒過,劍身上仍留有斑駁缺口,只看賣相,就比飛云子的赤云劍差了不止一籌,劍方解下,旁邊立時有一美貌侍女接過佩劍,遞到屏風之后。

    屏風后之人方接過劍,就贊嘆一聲,“好強的劍意!凌越天下,睥睨眾生,這卓絕劍意不是你能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好眼力!確實非我所留。”應飛揚夸贊道,星紀劍被宇文鋒借去使了兩招,劍上劍意自然乃宇文鋒所留,而能用‘凌越天下,睥睨眾生’八字精準到位的概括劍上殘留劍意,內中莊家眼光毒辣,見識不凡,定也是非比尋常的人物。心中敬佩,再加上對方聲音蒼老,應飛揚已極為自覺的用出了前輩的稱謂。

    “不光劍意,還有好兇的煞氣!此劍傷痕累累,卻皆是新創,缺口上兇戾之氣還未曾消退,應是最近剛遇上了一把兇威無上的魔兵了吧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應飛揚點頭回應道,卻也不多嘴,以免將殺佛之刀的蹤跡外泄,引發不必要的紛爭。

    內中之人沉吟一聲,道:“我以舍利佛珠一顆落注,賭佛門勝,你可要以此劍跟注!”

    應飛揚本沒報什么希望,聽這莊家一言,卻似認可了他的星紀劍,還未開口,就聽飛云子不滿嚷道。“你這廝,專門與我作對不成?那把劍品相雖不差,比我的赤云劍卻是相去甚遠,你放著赤云劍不要,反而選他的?”

    隨后又露出疑惑之色,“莫非是貧道看走了眼,其實那把劍是精華內斂,藏鋒不露?不成,那小子,你拿劍來,與我互砍幾下分個輸贏。”

    莊家卻哼道:“你這道士,真會胡攪蠻纏,我便與你說了吧,劍便如人一般,也有潛力一說,你的赤云劍材質珍奇,但火候和鍛造手法卻是差了一籌,天外隕鐵內中包夾了石芯,摻了雜質,若是由我動手,定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