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石蓮綻放,露出一把戮佛之刀,瞬間神佛噤聲,仍散逸在四周的佛氣瞬間被刀上煞氣沖的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應飛揚看向那刀,刀通體幽黑厚重,刃口卻是斑駁的暗紅,宛若百年來的干涸的僧血仍依附在刀刃上,散發著妖異的血光。

    而更奇的刀上纏繞著八根腕粗的鎖鏈,鎖鏈另一端皆釘在八瓣蓮花的花瓣上,好似困鎖住一頭兇獸一般將刀牢牢束縛住

    “好重的煞氣!好強的血腥!”相距甚遠,猶能感覺逼人寒意,應飛揚不禁心頭一悸。

    此時卻聞一聲朗笑,陸天嵐掠飛道石蓮之上,狂笑道:“哈哈哈,好兇好狂,殺誡刀,果然是人間兇器,能以此刀大開殺誡,血戮佛心禪院,這將是何等的痛快。”

    說罷,一只手已搭上了刀柄。霎時,一股黑氣從刀柄向陸天嵐晚上蔓延,激得他發絲獵獵飛舞,面容更是在黑氣之下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應飛揚無能阻止,卻聽嗤嗤幾聲,鎖鏈從花瓣上掙脫,殺誡刀已被拔出!

    “好刀!好刀!”陸天嵐拔刀舉天,戾氣沖霄,八條鎖鏈黑蛇一般肆意狂舞。狂風無端生起,劃過刀刃帶出陣陣尖利風哨,宛若萬佛同聲悲哭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與此同時,與香山隔江對立的龍門山,萬千造像的龍門石窟所在地,一尊巨大阿彌陀佛端坐在須彌臺上,面頤豐滿,神情睿智,給人以靜穆慈祥之感,而一名清雅的白衣女子正對著巨佛,雙手合十虔誠供奉。

    突然風起云變,天上烏云聚涌。壓在龍門山山頭,黑暗沉重的烏云帶著不詳之氣,化作傾盆大雨磅礴而下。

    雨水打在諸天佛像之上,遞出的佛目被雨水打濕。這一刻,萬佛泣淚!

    白衣女子衣衫瞬間被雨水澆透,緊貼在身上,單薄身形宛若雨中蓮花,惹人憐】可她卻是抬頭望天。道:“嗯,煞氣凝云,上干天和?難道真如宗主所料,兇兵出世,佛劫將至?”

    話音方落,一道驚電劈下,便聞轟然一響,正擊在阿彌陀佛頭部,阿彌陀佛頭像登時被炸碎,巨佛斷首!

    白衣女子面色慘白。喃喃道:“天意如此?末世佛劫真的無法避免?”忽然,身形一震,面色竟是又蒼白了幾分,顫聲道:“不對,連龍氣也有所異變,不止是末世佛劫,更是一場遍及天下,席卷眾生的蒼生血劫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香山之內,陸天嵐猶然狂笑不已,突得石蓮寸寸裂開。隨后,整個地下水道都隨之震顫不已。

    還未弄清什么狀況,水面上突然暴起一個巨大漩渦,漩渦中心昊光隱現。竟有一個銅鼎,沒有重量一般從漩渦中心漂浮而起。

    銅鼎三足二耳,造型莊重古樸,不知沉埋了多少年月,綠色銅銹沾滿鼎身,但透過銅銹。隱約可見銅鼎上刻著日月江河,山川湖泊的繁飾花紋。一股恢宏浩瀚,蒼桑古樸的氣息從鼎上透出,竟將滔天煞氣也沖散幾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禹王鼎!”師我誰雙目圓睜,面色赤紅道。即便方才見到殺誡刀,師我誰都能面不改色,從容面對,但此時,卻是激動得高聲叫出,大異于他過往肅穆沉穩得風格,令人覺得幾分滑稽。

    但應飛揚卻是半點笑不出,因為他的驚駭更甚,他對仙佛妖修的往事了解不多,但即便他再無知十倍,這禹王鼎的名字照樣如雷貫耳。

    夏禹時期,水患肆虐,黎民遭劫,夏禹為消弭水禍,便聚九牧之鐵,鑄九只巨大銅鼎,上繪日月江河,山川湖泊,命名為禹王九鼎。夏禹以九鼎鎮壓河脈,平定九州,水患終于平息。后九鼎便成鎮國寶器,國家政權的象征。

    后武王伐紂,得夏九鼎,而秦王滅周,鼎有歸入秦王之手,但之后卻是下落不明,有人說九鼎沉于泗水,但后世帝皇不乏有人,費勁人力想要從泗水中將鼎打撈出,卻皆是一無所得。

    傳聞九鼎已順著水脈流走,并棲息在九州水穴,鎮壓水脈地氣。而更有傳聞,九鼎依循龍脈,穩定地氣,平時沉潛水中不動,但故每逢改朝換代,或者國運發生大得變動時,九鼎也會隨水流動,變化不同的位置。

    歷代君王,無人不想把握和穩固九鼎位置,是自家江山得以永久屹立,卻皆是徒勞無功,不想在此處竟是見到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師我誰喃喃道:“九鼎移,龍脈起,妖族的機會,莫非在此?”說罷手伸出,顫顫巍巍隔空撫著銅鼎。

    突然師我誰面色一變,道:“不對,是異寶相吸,水脈異變將起!”

    應飛揚聽到后,也是大驚失色,傳聞異寶皆各自有靈,能夠相互吸引,并存而生。

    達摩在此憑借山勢布出丹田聚氣的格局,并將殺誡刀鎮壓在此地。 那么音訊異寶相吸的原理,極有可能禹王鼎順著水脈游走,行到此處,便被殺誡刀和此處濃郁的天地元氣所吸引,滯留此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但如今,殺誡刀被拔出,石蓮崩毀,丹田聚氣的格局遭到破壞,禹王鼎再無留下的理由,自然也將隨之移動。而穩固水脈的禹王鼎若是移動,那將掀起何等巨浪狂濤!

    果然,師我誰話音方落,忽聞耳邊喧囂轟鳴,如萬馬奔騰,震人耳膜。

    隨后山崩地裂,怒濤咆哮,視野盡頭,暴漲的河水如狂暴的野獸一般,勢不可擋。洶涌奔來!

    “快走!”師我誰急忙抱起楊玉環,應飛揚也扛著姬瑤月,意欲奔逃而出,行不數步。卻發現前頭亦有洪流肆虐奔來,雙方夾擊之下,竟是躲無可躲。

 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