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聽聞此言,應飛揚心頭一緊,生怕師我誰因為不快暴起傷人。此處非比幻界,師我誰若要殺他,他便絕無生機。

    師我誰卻只是不快的哼了一句:“達摩神劍?若你真能讓最后失傳的兩招真能重現,老朽倒想領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嘆道:“不過幻境臆想罷了,不值一提。”達摩神劍,雖不能像幻境里那般讓他突飛猛進,但也是罕世難見的劍法,結果到頭來只是一場空夢,應飛揚心頭也頗感失落,輕輕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忽然,應飛揚腦中靈光一閃,閃出個念頭。

    幻境雖幻,卻非全無憑依,或者說恰恰相反,幻境中的景,人,物,可說是施術者和受困者的記憶,經歷,見聞糅雜編制而成。或許這些景,人,物因人的主觀原因,產生扭曲的呈現,但卻絕不可能是憑空造出的。

    此處迷離十方光鏡陣若是達摩所布下,那《達摩神劍》的劍譜極有可能就是他記憶的留影,而這記憶的留影,又因應飛揚的介入而浮現,并在機緣巧合下被他讀到。

    那便是說,雖然劍譜是虛幻的,但上面所記載的卻確確實實的是留存在達摩記憶中的,達摩神劍的功法內容!

    想到此處,應飛揚心潮澎湃,每一根血管都似熱了起來雀躍的奔涌,方才《達摩神劍》的功法,可是完完全全,一字不漏的被他記在腦中了。那豈不是意味著,他真的將達摩神劍記下?

    心頭雖是狂跳,面上卻是不動聲色,應飛揚試著回想著幻境中所學。

    然而,令他大失所望,腦中竟是一片空蒙,好似記憶被加上一層封印,任他絞盡腦汁,汗如雨下,也回憶不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其實。幻境如夢,一些夢中記得清楚的事,醒來之后往往很難再想出。幻境之中也是類似,更何況應飛揚是在身處于第二層幻境時記下的劍譜。這便等同于夢中之夢,記憶又模糊了何止十倍,這種情況下想要將一本劍譜背出來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應飛揚的心剛興奮得如同沖上九天翱翔,不過片刻又狠狠摔落在地。這種企盼落空帶來的強烈落差感,難受的幾乎令他嘔血。早知如此,他倒寧愿一開始就不抱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幾番嘗試,依然一無所獲,應飛揚最終放棄,將視線盯向僅存的一面光鏡之中。

    光鏡之內,陸天嵐依然在過著些家常里短的瑣碎生活,此時正手持著鋤頭在地里犁出一道灌溉用得溝渠,雖累得滿頭是汗,但臉上卻洋溢的幸福笑容。那種無憂無慮的滿足感,在現實中是絕對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心情郁卒的應飛揚,也只得在心中暗暗詛咒,“陸天嵐啊陸天嵐,你最好一輩子呆在里面出不來,你過得舒服自在,小爺也省得受你折磨。”

    陸天嵐揮鋤落下了最后一擊,“咔嚓”一聲松土聲,溝渠終于與河道連通,清澈河水順著溝渠緩緩流淌。灌溉整片農田。

    應飛揚突然眼前一亮,心中又有所想。

    人之經脈便如這溝渠,而真氣便如溝渠之中的水,那每次行招運氣。便都是水流順著溝渠流動。而流動之間,必然會留下浸透、沖刷的痕跡。且水流越大,痕跡就越明顯,短時間內就越難恢復。這與人的經脈真氣何等相似!

    想到此節,應飛揚又閉目凝神,進入內審的狀態。內審狀態下,他的肉身變成透明,經絡骨骼清晰可見,此時潛身意識之中,審查自己經脈的變化情況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應飛揚大喜,幾乎拍著大腿跳起。雖然方才身處幻境之中,但與現實卻并非全無聯系。

    幻境之中的他使出達摩神劍的劍招,現實中昏迷的他也一脈相連,自然而然的催動體內真氣,按照達摩神劍的運氣法門行走。達摩劍法威能浩大,又剛使用過不久,所以真氣的流動在經脈內留下痕跡,一時間還沒有恢復。

    換言之,他的腦子雖沒記住達摩劍法的口訣,體內經脈卻已將運氣的方法記住,而且是記憶猶新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共使了八式達摩劍法的五式,先是試了一招佛光初現,與幻境中的師我誰動手時,又先后使了迎佛西天,佛問伽藍,佛法無邊,和天佛降世四招,那么逆推過去,最初的佛光初現的運氣法門應該是這樣的……”應飛揚腦海中出現了一個經絡圖,經絡分為紅藍兩色,各自代表著真氣走過的經脈和未走過的經脈,此時他潛心定念,在腦中正推,逆推,再正推,再逆推,周身經絡也時而變藍,時而變紅,仿若活絡起來,終于被他推出了“佛光初現”的運氣法門。

    應飛揚迫不及待的催動真元試驗,方一運氣,便覺丹田吸納著周身之氣,變成了一個不斷旋轉的,內涵無盡玄奧浩瀚之力小宇宙,隨后宇宙爆發,化作一股沛然劍氣涌出。

    這種熟悉的感覺,卻是‘佛光初現’之招無誤!

    心中狂喜之際,師我誰察覺他體內真氣運動,微閉的雙眼一張,問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應飛揚心頭一驚,隨即逆運體內玉虛納神真氣,丹田內的宇宙在瞬間內化成黑洞,將方噴涌而出的劍氣重新吸納入體內。

    雖這一放一吸,強行中斷招式,令他氣血翻涌激蕩,心幾乎難受得要嘔出來。面上卻是絲毫不變道:“沒什么,只是閑著無事,趁機練練功罷了。”

    師我誰不疑有他,不再理會,又將目光移到光鏡之上。

    已經驗證過確實可行,應飛揚也不急著在此時再試驗剩下的四招。五式達摩劍法,其中還有兩招是失傳的絕式,雖然只知運氣的法門而不知劍招,但達摩神劍精要之處本就在發勁運力,招式反倒歸于簡單質樸,以運氣法門為基礎,假以時日未必不能將劍招再重新創出。此番佛庫之旅,佛寶之類的雖還沒見到,但應飛揚無疑是已經提前撿到了寶。

    此時,光鏡內也有了新的變化。陸天嵐正與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吃著晚餐,雖是粗茶淡飯,但一家人吃得卻很開心,恬淡安詳的樣子。與一般農夫村民全無不同,陸天嵐的大兒子約莫七八歲,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扒完了第一碗飯后,嘴唇未抹干凈。就又將碗遞到陸天嵐面前,道:“阿爹,我還要吃。再給我來一碗”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