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自打應飛揚出現,黑松道人便對他心生戒備,但也只是戒備而已,并非就怕了他。他無法化解越蒼穹的劍意,卻被應飛揚做到了,并不意味著他不及應飛揚,便如一道算題難住了翰林院的學士,卻恰巧被一個年歲不大的童生解開一樣,并不能因此就說童生的學識超過翰林院學士。

    真要比斗起來,拼得是劍法,也拼根基,經驗,黑松道人不認為自己會輸給一個少年人。卻哪知應飛揚態度更是囂狂,竟在他眼皮子底下看起了他的劍訣,全然不將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黑松道人心生惱怒,道:“小子想裝腔作勢,也要能接下我這一劍再說。”說罷,剛猛強硬的劍氣挾裹這幽幽寒氣爆射而來,所經之處,霜結冰覆,音爆連連。

    應飛揚穩坐樹上,如若未見,卻見一道青色霞光在他前頭凝結成盾,青霞間蘊藏變化萬端的勁力,將劍氣分化,消解。

    同時另一道霞光反守為攻,化作一個巨大掌印,掌印飄忽,若有若無,直襲黑松道人,黑松道人心頭一驚,只顧著應飛揚了,卻沒想到魚伯約仍有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他卻不知《流霞神功》能得劍皇一聲贊許,自然卻有超凡之處,這真氣雖論剛猛雄渾,凌厲霸道皆有不足,卻勝在回氣迅速,后勁綿長,便如所命名的流霞一般,能無中生有,無衰無竭。

    強弩之末,還敢頑抗。”黑松只驚了半瞬,但他眼光何其老道,轉瞬便知流霞神功縱然神妙,魚伯符這片刻功夫又能回得幾分氣力,打定心思,黑松道人劍光再閃,毫無花巧的直轟而去,劍氣勢如破竹的將掌印從中劈開,一招之內反守為攻。

    魚伯約勉力擋下一劍,但劍光又緊隨而至,連綿不絕,每一劍都厚重雄渾,擊得他氣血翻涌,心神激蕩,但饒是如此,魚伯約仍是抽出余暇將襲向應飛揚的劍氣一并擋下。

    應飛揚看在眼中,心中暗道:“黑松道人出手毫不留情,果非良善之輩,倒是這魚伯約頗為厚道,深處劣勢仍能分心替我擋招,不管是本性如此,還是有心將勝負賭在我身上,能說到做到,便不枉我替他出頭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見狀,安定下來一心多用,一邊一目十行的看著《丹元劍訣》,一邊以指在樹干上涂畫,還不是看向戰團兩眼。

    而黑松道人此時已心生不耐,魚伯約已多處受傷,氣力越來越輕,看似只差一口氣就會倒下,但,但這最后一口氣卻似怎么也吐不完,久戰不下,唯恐再生變數,黑松道人決意不再分心理會應飛揚,先全力解決魚伯約,但見他口一張,一個雞卵似的澄黃金丹從他口中吐出。金丹脫口,他本就陰暗的面色也隨之又黑了幾分。

    卻見金丹滴溜溜的旋轉著,粲然光華自丹上向四面八方射去,日光一般光芒耀眼,純凈醇厚,周遭青霞遭這光線一照,便如霞光遭到正午烈陽驅趕,畏懼般的向四周散離。

    而霞光一散,黑松道人劍光越急,數道劍氣趁機激射而來,每一劍都是勁力雄渾,絕無半點虛招。

    魚伯約勉力將霞光聚集,勉力相擋,卻聞一聲輕爆,仍有數道劍氣沖破霞光迎面而來。

    危急之時,星紀劍連劍帶鞘從天而降,豎插于地,劍雖未出鞘,一股銳利劍氣卻迸射而出,橫掃八方,將黑松道人的劍氣消弭無形。

    而應飛揚翩然降下,足尖輕點了下劍尖,像走階梯一般落在地上,道:“魚兄,不好意思,這《丹元劍訣》委實精妙,說是半柱香時間,結果花了一炷香有余,才勉強將上頭的招式破解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嘴上雖是對《丹元劍訣》頗為推崇,但入了黑松道人耳中卻是刺耳至極,他所在的鐵仙觀雖只是道門修真小派,但這《丹元劍訣》作為觀中絕學,豈是一個少年翻看片刻就能破解?照他這般說來,自己這半生修煉豈不成了一場笑話。

    黑松道人怒極反笑,道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