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聽聞張守志的貶低呂知玄而抬高他,應飛揚張目一撇,“都到這時,還不忘挑撥離間,今日贏你的人不是我,也不是呂道長,而是司馬真人!”

    張守志聞言,凄厲笑道:“哈哈哈,沒錯,是師傅贏了,師尊,這一局天衣無縫,令徒弟我有口難辯,一切都逃不出你的掌控,只是——”張守志眼神爆射出猙獰恨意,嘶吼道:“司馬老賊。你究竟將你的徒弟當成什么了!”

    “住口,休得侮辱師尊!”呂知玄對司馬承禎敬若天人,此時聽聞張守志出言辱罵,不禁怒斥。

    “哈,師尊?呂知玄,你可已經不是上清派的門人了,珍惜此點吧,這是司馬老賊對你僅有的仁慈,此次事了你便離開吧,千萬,莫要再回上清派,上清派不適合你這種直來直去之人。。。。。。”張守志眼神閃過一絲真誠,隨即又變回瘋魔般的癲狂模樣。雙目赤紅,對著天空那道不存在的身影,森然道:“至于我,這身修為是你所傳,今日我便將它廢去,這一世將恩償盡,下一世,司馬老賊,我定再將仇討還!”

    話語方落,張守志猛然出掌,自毀丹田氣海,但見轟然一聲,張守志一掌結結實實的印在了丹田之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呂知玄大叫一聲,張守志已是一身五癆七傷,此時再自毀丹田氣海,定再難有活路,但見張守志吐了大口觸目驚心的血,頹然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或是覺張守志話外有話,想要問個清楚,或是因為多年師兄弟情誼,讓他心生不忍,呂知玄向前數步,扶住張守志,伸手把住他脈門時,卻覺脈搏已衰弱的幾乎不可察覺。

    呂知玄輕嘆一聲,知曉他在無藥可救,正輕輕將把脈的手放開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應飛揚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!張守志的脈細突然由弱轉強,再現磅礴生機,呂知玄覺察之際,卻突得腕上一緊,他得脈門反被扣住,隨即一股陰柔詭譎的純陰真氣自他手臂蔓延而上,直闖他周身經脈,呂知玄真氣一滯,急急運功抵御,張守志又再出一掌,打在他空門大開的胸前,呂知玄慘嚎一聲,猛吐大口血倒飛而出。

    “都說了,上清派不適合你這種直來直去之人。”張守志緩緩起身,周身陰陰森氣繚繞,散亂的頭發無風自動,如陰鬼,如魔神。隨后望向應飛揚,森然道:“現在又只剩你我兩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陰丹!”應飛揚驚異道,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《周易參同契》中記載的雙修之法雖因章節的遺漏變成了單純的采補,但通過汲取女子的元陰和壽元凝成的陰丹,內中自然有充沛的生命元力,只消陰丹一成,幾乎是相當于又多了一條命,昔日司馬承禎就是通過凝結陰丹,再化消丹力的方法從垂死中復生。

    如今張守志出掌擊碎丹田中的陰丹,陰丹中的生命元力自然也流瀉而出,潤澤他的周身百骸,雖功效無法與慢慢化消陰丹相比,但一身傷勢也好了四五成。

    而應飛揚,雖然面上無傷,但開啟劍界后,消耗定然也不小,如今呂知玄受傷,只余他一人支撐,勝負,似又有逆轉的趨勢。,

    張守志狂笑道:“沒錯,就是陰丹,想不到吧,我方才假裝自廢功體,實則是擊碎丹田的陰丹,之后裝作重傷垂死,引得呂知玄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”張守志正志得意滿的說著,卻被應飛揚不耐打斷,道:“你方才做了什么,我長了眼睛和腦子,自然能明白,何需你來解釋,只是,你確定你要繼續拖延時間?

    張守志小人得志般的張狂姿態一瞬間消失,面上如換了張面具一般滿是沉冷,靜靜看向應飛揚。

    “你刻意拖延時間固然能再恢復些功力,但這同時,我也在恢復功力,況且你師兄李含光也即將趕到,你確定拖延下去會對你有利?”

    張守志被道破心機,面上一慍怒,口中道:“那你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“簡單,兩個選擇。”應飛揚伸出一根手指道:“一者,不必再浪費唇舌,咱們大大方方的各自坐下調息,等待任意一方覺得有把握取勝,再來由他出手打破僵局。當然,道長最好拿捏好時間,若調息久了,或許會被趕來的李道長壞了興致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豎起第二根手指,“二者,你我都不再拖延,就在此時此刻。速戰速決,判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