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“那之后呢?"說道高氵朝之時,賀孤窮戛然而止,應飛揚不禁追問道.

    “劍冠之名,果非虛傳。”賀孤窮嘆了一聲"我敗了之后,便愿賭服輸,不再過問此事,顧劍聲為防再生波折,便將嬰孩藏起,以一死嬰替換,所以劍宗之內除我和他之外沒人知道那孩子還活著。顧劍聲先將孩子送與尋常人家撫養,待風頭過后將他尋回,收入了自己門下,為他取名為慕紫軒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自那日后,殺心日盛難以自制,偏生門中幾個長老總在我耳旁講什么淡泊無爭,我聽著心煩便打傷了兩個,結果就被趕離了本宗去看守道觀,我也樂得清靜,舍下道觀不管四處游歷,以斬妖除惡的方式宣泄殺意,竟不知不覺打出了個物盛當殺的名頭。”

    一番話說完,所有線索都串聯起來了,應飛揚道:"果然啊,那個慕紫軒就是我師兄,嘖嘖,我那沒謀面的師兄竟然還是紫薇帝命,那師叔帶我去尋他,可是要替我討個將軍當?“

    賀孤窮冷笑兩聲,不理他的瘋言瘋語,應飛揚又問道:“那后來呢,是不是此事東窗事發,師兄身份暴露后逃離凌霄劍宗,而師傅為護師兄遭受牽連,才被罰禁錮功體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賀孤窮嘲道:“你未免將你師傅想得太好了,實際上是顧劍聲暗藏禍心,收慕紫軒為徒本就存了利用的心思,紫薇帝子奇貨可居,若真能成為什么翻天覆地的人物,那他這個當師傅的自然也是地位超拔,成為天上地下第一人也不無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后來皇世星天余孽死灰復燃,派了一個女子潛入凌霄劍道,意圖盜走《太易玄經》,從中尋回年宣君盛造天之法,為皇世星天再創一個紫薇帝子。誰想那名女子竟誤打誤撞遇上慕紫軒,并獲知了他的身份,這倒省卻再創造一個紫薇帝子的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”那女子想將他帶回皇世星天,但顧劍聲籌劃多年,豈容他人分羹,于是下手殺掉了那名女子,卻不料慕紫軒對那女子暗生情愫,相互傾心,師徒二人因此反目成仇,慕紫軒背門而出,不知所蹤,而顧劍聲陰謀敗露,被設下七魂劍封,鎖住功體驅逐出門,只因為凌霄劍宗不希望這樁丑事被其他派門知曉,受人恥笑,便一直謊稱顧劍聲在縹緲峰閉關悟劍。"

    賀孤窮侃侃說完,回頭看了看應飛揚反應,卻見應飛揚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,道:“原來如此,多謝師叔解惑,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應飛揚嘴角輕揚,道:“這些說辭,師叔你自己信嗎?”

    賀孤窮臉色一凝道:“事實如此,我信與不信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應飛揚反駁道:“師叔既然很少回山,為何對此事來龍去脈如此清楚?這之中有幾成是你親眼所見?你又如何確定事情背后不是另有隱情?”

    賀孤窮默然,不予回應,應飛揚繼續道:“積毀銷骨,眾口鑠金的道理師叔怎會不知,師叔這般人物,不該是道聽途說的鄉野村夫,卻仍選擇盲信盲從,那便只有一個解釋了。”

    賀孤窮眉毛一挑,問道:“什么解釋?”

    應飛揚眼睛瞇成線,帶著挑釁的光芒道:“那就是,師叔你希望相信這個說法。”賀孤窮臉上籠了層陰云,周身散發出危險氣息。應飛揚卻恍若未覺的繼續說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當年的事,你的作為是對是錯,你動搖了,困惑了,所以你便希望師傅是錯的,只有師傅是錯的,與師傅對立的你,才會是對的。所以師傅必須是個心藏陰謀暗懷禍胎的之人,只有這樣,你當年的那一劍才顯得名正言順,無愧無悔!“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賀孤窮怒吼一聲,臉上青筋跳起一陣聲波從他身遭擴散,震得竹葉嘩嘩作響。

    應飛揚淡然起身,方才的小傷已無礙,拂開落在身上的葉子,道:“師叔,這么快就惱羞成怒了嗎?無妨,你這心結是師傅種下的,就該由我這做徒弟的解開,所以———。”

    應飛揚立劍于前,沉穩泰然道:“弟子應飛揚,請見師叔殺意之劍!”

    賀孤窮目露寒光道:“你可知我的殺意之劍出招必見血,方才不想傷你,強行將它收回已經讓它不快了,這次再出,我可未必能管得住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師叔是御劍,還是被劍所御?”應飛揚淡漠一語,賀孤窮心頭卻一恍,但怒火臨頭,不再細想,喝了聲,“自尋死路!”

    賀孤窮手一招,一把黑劍懸于他面前,冷道:“此劍名為寂滅,材質非金非鐵,而是由我殺意所化,特意支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