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震耳殺聲陡然消失,天地間只存在一聲拔劍聲。“鏘”,聲音雖輕,卻如石破天驚一般震懾人心。

    昏暗地宮隨之乍然一亮,一道劍光突起,璀璨瑰麗,耀眼奪目,仿佛地宮中生起一輪白日,灼得人眼珠生疼,無法直視,賀孤窮也被這劍光逼得側開雙眼,卻仍能感覺空氣中彌漫著攝人劍意,倒豎的寒毛,顫栗的肌膚,用最直觀的方式告訴他方才那劍的恐怖。

    似是過了很久,實則不過一瞬,劍光消散無形,顧劍聲方才站立之處已無人影,只余拔劍聲那悠長尾音在石室內回蕩。

    敵人依然撲擊而來,法寶依然如雨落下。

    似乎方才一切都沒發生?

    因為方才發生的終結了一切!

    劍聲若二胡的尾音,一疊三顫,最后顫聲消散,便換做慘烈哀嚎聲此起彼伏響起。

    劍氣陡然暴發,繁密如網,傾瀉如雨,連綿不絕,往復交錯,在四周墻壁地面犁出無數深淺不一的劍痕,尚保持半空撲擊姿態的皇世星天之人,正是身處劍網核心,尚不及反應已遭萬劍戮身,肉軀之上炸開血痕,人影,血花,失色的法寶如蒼蠅一般紛紛掉落。構成一幅令人心駭的圖景。

    “原來不是我們和他一起沖殺,而是他為護我們而放慢了腳步!”賀孤窮嗔目結舌道。

    賀孤窮是凌霄七劍中的小師弟,年歲比顧劍聲小上不少,他學劍初成時,顧劍聲已名滿天下,鮮少再有出手,他曾幾次想找顧劍聲論劍,卻皆被大師兄清岳阻止,“如有可能,我希望你這輩子都見不到顧師弟的劍。”清岳曾這樣說過。

    而在劍光消散的剎那,賀孤窮終于明白了清岳當時的話意,也知曉了為何清岳師兄身為凌霄劍宗的下任掌門,卻早已棄劍不用。

    賀孤窮大腦空白了半晌,但隨之,劍身一抖,甩去黑劍上附著的血滴,殺人積攢的戾氣涌上心頭,化作一股無名火,暗道:‘你們遇上高山便駐足不前,我卻不然,不攀越眼前高山,如何登臨劍道頂峰。”

    賀孤窮道了一聲:“清岳師兄,顧師兄一人前往恐怕有失,我去助他一臂之力。”說著,不待清岳應允便化作一抹黑電沖殺而去。

    皇世星天之人絕非庸手,賀孤窮深陷其中,四面環抵,卻憑一身桀驁爭強之心,硬是殺出一條血路,劍上染血越多,心頭殺意越重,黑劍竟是更加威力無窮,仿佛能從收割的生命中汲取力量。

    賀孤窮忽得心有所感,自己竟臨陣突破,又上了一層臺階,隨即長嘯一聲,手中之劍一化百十化千,最后千百死寂黑沉的劍氣匯成一條滾滾洪流,如傳說中的沖刷亡靈的冥河一般向前奔涌,帶著賀孤窮沖入石宮深處祭臺。

    方入祭臺,便見一副煉獄之景,駭人心魂。

    百數嬰兒雙目圓睜,肢體死灰而干枯,竟是被抽干了全身之血,地上無數血紅暗渠結成一道道奇詭邪異的咒文,將嬰血匯入一個血池之中,血池中,那最純潔也是最邪惡液體仍在蕩著漣漪。

    饒是賀孤窮方從血堆中殺出,仍感此出血腥味濃得令人昏厥,賀孤窮睚眥欲裂,卻是愧疚得不敢再看周遭死尸,直直往高臺走去,卻見高臺之上,面色疲憊的顧劍聲強擠出笑臉,正手忙腳亂的抱著一個嬰孩,向來整潔的衣衫上,被嬰孩的小腳蹬出帶著血印的皺痕。

    “顧師兄,怎會這樣?”賀孤窮問道。

    顧劍聲露出黯然之色,道:“晚了一步,儀式已經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。。。。。那宣君盛呢,莫非被他跑了!”賀孤窮咬牙切齒道,殺意陡然暴發,血池中的血水也受到感應一般翻涌起來。

    顧劍聲搖頭道:“他被我重創,跌下高臺,隨后受百嬰怨氣噬咬,尸骨無存。

    “這樣倒是便宜他了。”賀孤窮狠狠道,又指著顧劍聲懷中道:“這嬰孩呢,便是他們的天命圣主,紫薇帝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顧劍聲抖著肩,晃著身子,卻怎么都不自在,“這孩子怎么該怎么抱,師弟你來幫我抱一下。”

    賀孤窮接過嬰孩,突覺肩頭一沉,險些沒有抱起,懷中似有百名嬰兒的重量,愣了一下,發覺那只不過是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步劍庭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意縹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意縹緲并收藏步劍庭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