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yoaskp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不過程星河反應也很快,知道這個玩意兒難對付,轉身就要去找新郎官:“七星,你撐著點!”

    我沒那么容易死。

    不過,那個東西煞氣實在太重,跟我靠的越近,越讓人難受,簡直度秒如年。

    得把這個東西掀翻,不然就死啦死啦的。我拼了老命往身上摸,就差一點,夠不著,死命運上行氣,手才好不容易插進了衣袋里。

    接著,抓住了打火機,“嚓”的一下點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東西既然怕木匠,就肯定跟木頭有關系,不管你什么木頭,我就不信你不怕火。

    果然,火苗子騰的亮起來,那個東西受驚,像是往側邊閃避了一下,我趁著這機會,就從它身下滾出來了。

    冰冷的空氣灌進肺里,激的氣管子都發疼——但這個感覺太暢快了,活過來了!

    一轉頭,那個東西忽然就消失了,我還有點納悶,那玩意兒上哪兒了?

    但同時,我就感覺出身后一陣冷氣——回頭一瞅,只見那個東西不知道什么時候,到了我身后,對著我的手,就開始吹氣!

    臥槽,油葫蘆都沒你滑!

    我伸手就要用火機燎它,忽然這個東西戰栗了一下,像是在害怕。

    我回過頭,就看見程星河拽著那個新郎官從白花薛荔下跑了過來,那東西果然有了懼意,倏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程星河見我竟然起來了,也大吃一驚:“你這命倒是夠硬。”

    新郎官瞅著我們,一臉莫名其妙的樣子:“你們大半夜的,耍什么猴兒呢?告訴你們,別想再弄什么小九九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向了新郎官:“你剛才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新郎官眼里頓時閃過了一絲心虛,但他馬上梗著脖子說道:“管你什么事兒?這是我們家,我還得向你報備了?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我們忽然同時聞到了一股子焦糊味道,回頭一瞅,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見一個窗戶里面,滾滾的冒出了白煙——著火了!

    我回頭就跟程星河喊:“快救火!”

    程星河馬上反應了過來,一瞅院子里有個青石大缸,趕緊把缸上的金屬蓋子拿了下來,當當當的敲了起來:“救火!快救火!”

    這一下把宅子里的人全給驚起來了,我仔細一望那個著火房間的氣,心一下就提起來了——那個屋子里帶紅光,里面有人!

    我馬上奔著那個房子跑了過去,正撞上了馮桂芬她們,馮桂芬的頭發往四面八方支棱著,一個腦袋跟爆炸了似得,慌慌張張的:“哪兒失火了?哪兒失火了?”

    我扳住了她肩膀往那個方向一指,她先是一愣,接著一嗓子就尖叫了起來:“我爹……我爹還在里面呢!”

    說著就要往那個房子撲。

    我一把將她給拽了下來——這個時候進去,保不齊倆人都得搭進去,我就讓她在這邊等著,接著從大缸里舀了一瓢水,澆在了自己身上,一頭沖進去了。

    馮桂芬似乎在我身后喊了什么,但是我沒聽清。

    一片火海帶著濃煙,熏的人睜不開眼,但我還是從濃煙之中,辨別出了生人氣——老爺子睡的是帶大帳子的木頭床,火起來,他根本出不來。

    我一頭鉆進去,好不容易才把老頭兒給拖出來,背著他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老頭兒貌似很喜歡木制家具,這一著火,大量不明物體被燒斷,下雨似得對著我們就砸了下來,幸虧帶著老海的行氣,我一鼓作氣,從火海之中一路往外沖,可誰知道,剛到了門口,一個大柜子直接躺下,堵在了門口。

    門外的馮桂芬他們全看見了,都跟著抽冷氣,我也皺了眉頭,不行……眼瞅著不燒死,也要被嗆死……

    可就在這個時候,那個大柜子猛地爆炸開,一個人沖了進來:“哥!”

    是啞巴蘭——他一腳,就把那個大柜子給踹開了。

    放下了老頭兒,大群人進去救火,老頭兒一直沒睜眼,我知道這是受了驚嚇嚇丟魂了,脫鞋往他腦袋上來了幾下,老頭兒冷不丁就咳嗽了起來,算是活過來了。

    馮桂芬一看老爹沒事兒,放聲大哭,接著抱住了我,叭叭親了好幾口,我實在是沒勁兒了,也沒能推開她。

    她手下嘀咕著:“認識馮姐這么久都沒見她哭過,好么,今天哭兩回!”

    等馮桂芬緩過來,冷不丁就站起來了:“家里好端端,怎么著火了?”

    有個小弟仔以前在消防隊干過,看出了點眉目:“姐,老爺子不抽煙,這季節也不用點蚊香,肯定是有人放火。”

    馮桂芬拳頭一下攥緊了:“媽的,肯定是老劉他們干的,抄家伙,給老劉那殺個回馬槍!”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了馮桂芬:“日防夜防,家賊難防,點火的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馮桂芬一愣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看向了新郎官:“要不,你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麻衣相師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桃花渡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桃花渡并收藏麻衣相師最新章節

本期双色球中奖号码